一位工程师与“死土”的对决-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员工风采
一位工程师与“死土”的对决

作者:吕文娟 李通  时间:2018-08-16  

近日,从陕化公司PT分厂传来一个振奋人心的重磅消息:“死土复活了,下料畅通了。”原来所谓的“死土”就是PT生产中的关键材料——硅藻土。硅藻土呈灰白色,相比之前使用的谷壳灰,其堆密度仅0.34g/cm3,比面粉轻,即使在垂直管道内流动性都极差,加之垂直卸料管下方的罐体内有气压,更加严重阻碍了它的流动性,所以大家称之为“死土”。它主要功能是进入过滤进料罐之后,吸附过滤PT溶液中的盐类物质,同时实现盐类物质和PT产品料液的分离。因此,硅藻土的连续定量添加对产品质量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今,它在新改造设备模拟实验中下料顺畅,一举破解了多年以来严重困扰着PT装置生产的国内行业性难题,怎能不让人欢欣鼓舞呢!

当机械动力处高级工程师刘江涌得知此消息时,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作为该工程方案的设计师,连续一个多月的奋战,不仅没有感到丝毫疲惫,而是为公司节约20余万元的费用而激动不已。所有的结果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天道酬勤,所有的成绩都离不开他艰辛的汗水努力和付出,整个“死土”复活的过程,也是他精心钻研搞技改的艰难的历程。


当初,刘江涌接到机动处领导的安排,得知因为国际贸易政策调整价格问题,后期将要把现用的助滤剂——谷壳灰改为硅藻土。但是目前谷壳灰只剩五百公斤,最多用一个半月时间。因硅藻土物理性质特殊,需新购硅藻土添加设备——圆盘给料机一台,目前询价为30万元/台,不但价格高得离谱,而且其后期使用效果据同行业单位反映仍不理想。鉴于目前公司资金紧张,既要节约费用,又要求期限内完成新设备的设计制作,刘江涌深知责任重大,凭着他三年前在比迪欧公司机动部技术工作的经验,对硅藻土并不陌生,所以信心满满地接受这个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凭以往经验,刘江涌心里有数,因为硅藻土加料装置下面过滤进料罐内的内压达1.5KPa,加之硅藻土密度特别小,所以在原有星型卸料器和卧式螺旋卸料器上下料依旧会不畅通。他充分发挥自己在传动技术方面的优势,创新思维,一举改变普通螺旋卸料器的卧式结构,并加强迫扰动,在专职主管刘文海的指导下,与制作人员多次进行技术沟通后,于7月5日,初步设计的第一台卸料器终于新鲜出炉。可是卸料量一小时仅6公斤,不能满足生产要求,而且在底部带压模拟实验情况下,一小时仅落料一小把。暂时的困难并没有打到这个硬汉子,对于爱较真、爱钻研的刘江涌来说,却一定要查清楚问题所在。拿他的话来说,这个“硬骨头”啃不下,他会寝食难安的。

于是,他白天现场察看装置和附属管线等设施的布置情况,晚上翻阅资料进行思索,经过一个星期的钻研,一个大胆的的设想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在与制作人员密切沟通后,最终加装了气动设施,在运用气体运动理论后,7月15日第二台卸料器又产生了,但是第二台现场模拟实验效果却又让人大失所望,即使不带压调试,连一点物料也落不下来。面对第二次打击,他显得更加冷静。打开卸料器顶盖,经过认真排查,他终于发现新卸料器内部存在的机械缺陷,经过仔细比对,他又对螺旋和内部扰动装置进一步优化。终于在7月20日,最后一台精品卸料器制作完成后调试正常,在下方带压情况下,其最大卸料量一个小时达34公斤,卸料量之大让现场所有人大吃一惊,而且这台卸料器制作成本仅二万余元。

回想这期间的艰辛历程,一开始,刘江涌就抱着不把硅藻土征服誓不收兵的决心,接连三次现场预试,一心扑在检修现场。那些天经常和硅藻土打交道,所以双手、脸庞和衣服上经常被沾满白色粉末,大家也曾打趣说他像是刚从面粉厂出来的一样。时值关中地区高温时段,生产现场原本酷热难耐,加之各类设备散发出的热量,对他的技改摸索阶段都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他一会要登高趴在卸料器顶盖上关注内部运动部件的旋转和硅藻土的流动情况,对可能影响操作的任何细节问题都不轻易放过;他一会根据情况爬楼梯到三楼调节氮气压力,每次调试,为了达到最佳工况,他上下现场三层楼梯十余次,整个工作服都被汗水浸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头发像才洗过的一样,汗水顺着发丝往下流淌。当采访他请教技改成功经验时,这个一脸憨厚,肤色黝黑的陕南汉子淡定地说道:“技改需要的是“两颗心”和”一个支撑”,那就是坚韧不拔的恒心和洞察秋毫的细心,加上可靠的理论技术支持,机械方面的技术改造必要时要从其他专业技术角度考虑,互相结合,不能把思想牢牢的禁锢在设备技术领域。”正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思想,认真践行,才促使“死土”复活,有力促进了本次技改的成功。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道:“技术改造过程中的辛苦不要紧,这些辛苦是一名技术人员必须的‘修行’,是成为一名技术行家的必经之路,设备技术改造工作永远没有休止符,等这个新设备投用以后,我还要根据实际使用情况,持续改进,不断优化。”(吕文娟 李通

上一篇:抢修,从凌晨两点开始    下一篇:蒲白矿区清华学子养成...